苏轼和李白的狱中诗对决,苏轼尽显男儿本色,李白却像变了个人

李白的一生,一边是“天生我材必有用”的豪情,一边却是“难于上青天”现实。公元757年,57岁的诗仙因为参加永王东巡被抓,下了大狱。这是李白一生的至暗时刻,昔日荣光早已不在,他和当时的逆犯们一样陷入了恐慌中。在狱中李白写下了多首诗作,其中最出名的是《狱中上崔相涣》:

胡马渡洛水,血流征战场。千门闭秋景,万姓危朝霜。贤相燮元气,再欣海县康。台庭有夔龙,列宿粲成行。羽翼三元圣,发辉两太阳。应念覆盆下,雪泣拜天光。

322年后,换了一个时空,另一个大文豪也遇到了同样的情形,他就是苏轼,这一年是1079年,“乌台诗案”成了当时文坛最大的新闻。不过苏轼比李白惨,李白当时基本上是没有生命之忧的,因为他只是从犯,但苏轼却是“乌台诗案”的主犯。当时苏轼以为自己命不久矣,于是也写下了一组诗,诗名《狱中寄子由二首》:

很多人爱把李白和苏轼拿来比较,毕竟千年来也就只有这两个人能站在文坛的巅峰笑傲群雄。其实小编认为,别的都不用比,只看这两首狱中之作,其实就能看出两人格局的不同。这两组诗,苏轼尽显男儿本色,而李白却像变了一个人,这一次我站苏轼。

我们先来看李白诗写了什么?李白这首诗是写给崔相涣的,是求对方救自己。诗的前10句都是在拍马屁,说对方是羽翼三元圣,又说对方是夔龙,像阳光一样普照着大地。永王一案中李白和崔相涣是站在两个阵营的。在这种情况下,李白写诗来夸对方确实目的性太强了。而最后两句“应念覆盆下,雪泣拜天光”则更是卑微得很,说自己在雪中像孤鸟一样哭泣,希望对方能罩着自己。很难想到 ,得意时怒怼大官、让力士脱靴、贵妃研磨的李白,在危情时会是这样一幅光景。

再看看苏轼的这组七律,前8句是写给弟弟苏辙的,后8句是写给妻儿的。弟弟是自己一生的知己,所以苏轼写了“与君世世为兄弟,更结来生未了因”。而前几句“百年未满先偿债,十口无归更累人”则更加意味深长,一方面东坡对家人是愧疚的,觉得自己连累了大家;另一方面对弟弟这样说,也是希望他以后能帮自己照拂家人。

而在后8句写给妻儿的话中,我们看出了苏轼的人生大格局。悲伤是肯定的,害怕也是人之常情,所以东坡用“梦绕云山心似鹿,魂飞汤火命如鸡”的两个比喻来形容自己此时的恐慌,心如小鹿,命如将入汤火之鸡 ,在这样的情形下还能用充满戏谑的比喻来自嘲,除了东坡还有几人!

苏轼曾外放杭州,为当地做了不少事,在狱中他听闻百姓们为了让他解除厄运 ,自发地做了多场“解厄道场”,这让东坡感动不已。所以在给妻子交代后事时,他表示自己“百岁神游定何处,桐乡知葬浙江西”将魂归浙江西。东坡是蜀中人并不会葬于杭州,这样写是为了向当地百姓表达感谢,也是告诉妻儿自己平生或许没做过什么大事,但在死前能受到这样的待遇就足够了。

在这次的狱中诗对决中,都生处险境,两人的境界却是完全不一样的。如果说李白诗写的是人之常情,那苏轼则是对兄弟有义、对妻儿有愧有情、对百姓有感念,这就是男儿本色!所以这一次我站苏轼,你呢?欢迎讨论。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